關閉公告,按Esc鍵關閉視窗。 勞動部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之對策措施『另開新視窗』,按Esc鍵關閉視窗。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服務專業人員管理應用系統

welcome 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服務專業人員管理應用系統

Logo: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服務專業人員管理應用系統圖

相關文章

主旨:堅持不難・難的是持續堅持到底-就服員的日常 (110/09/01)

說明
文/鄭雅芬 就業服務員 以前我總是要花很多時間,跟別人解釋我的工作在做什麼。甚至會戲謔我從事「特種行業的人力仲介」,而且我推介的都是「瑕疵品」。 年輕時自以為是的幽默感,認為這樣地介紹很有趣、很有記憶點,別人也可以很容易的了解。其實不知不覺落入歧視的圈套裡,身為就服員竟帶頭嘲弄身障者,這樣行為完全不尊重就業服務。 這幾年,我不再使用這樣的介紹詞,我會好好的說明就服員工作。簡單的說,身障就服員的工作-開發工作、爭取職缺、陪同面試、輔導工作、追蹤關懷,目標是協助身障者穩定工作。 在這個過程中,就服員必須先學會為身障者媒合的工作內容,才有轉化成身障者能操作的模式,再為身障者制定出適合的工作SOP。總歸一句「就服員」,就是陪伴身障者工作的人。 每每在說完我的工作後,都會聽到「妳好有愛心」的讚嘆聲。其實,就服員更需要的是「耐心」跟「體力」,因為我們常常在日曬雨淋中不斷移動,而且我們每年要「換」24個工作,有時上午還是「歡迎光臨」的小妹;下午立馬變身「資源回收」的阿姨。昨天去掃廁所、洗碗;今天來洗車、加油。因此練就一身十八般武藝,這算是額外收穫? 我們無法挑選工作內容、工作時間及工作地點,因為我們需要配合身障者找到的工作陪他「工作」,每天都要面對及處理未知的突發狀況,所以就服員不論在生理或心理上都要保持很大的彈性。 「就服員」不是一份錢多事少離家近的工作,也不是在辦公室涼涼吹冷氣的工作。想起當年的菜鳥就服員生涯,曾大半夜陪身障者清洗醫院的廁所;在天沒亮凌晨5點冷冷颼颼的冬天,出門訓練身障者的交通能力。有時更像鋼鐵人般,一天卡3個職場的瘋狂密集輔導。密到天荒地老、密到頭昏眼花,密集輔導完後還有一堆紀錄等著我。 來分享印象最深刻的2個密集輔導經驗;新北市的幅員廣大,案主家住鶯歌,求職的區域多在三峽、桃園、中壢,找工作的期間我就常常來回奔波永和,密集輔導2個禮拜期間,更是每天騎機車花費3小時往返。案主的工作是垃圾車隨車人員,所以我的工作就是「追」垃圾車,一路尾隨騎遍鶯歌的大街小巷,除了要閃路上的人、車外,更要敏捷閃躲隨時會噴濺的垃圾汁液。「加油」對我而言不只是口號,而是我每天實際要做的行動,收工回到家往往都是凌晨1、2點。 另一個是在辛亥路上第二殯儀館裡的全家便利商店密集輔導,分別輔導2個身障者,待了快二個月,這是一個人人都避諱的地方,白天其實是很熱鬧的,晚上當然沒人敢多待。葬儀社人員及喪家家屬交錯川流著,陪伴著密集輔導的背景音樂是全家的門鈴聲、誦經聲、師公搖鈴聲、家屬呼喚聲。一樣的便利商店,不一樣消費時空環境,很特別的經驗。 很多雇主不了解身障者的特質、能力,有些身障者能力也不比一般人差,只是在就業環境及工作職務上需要多做額外的調整;受限於障礙的關係可能動作比較慢,學習及適應時間比較長;身障者在就業市場不需要特別的禮遇,但因為我們的起步慢請多給予我們一些時間與空間,等我們熟能生巧時就與大家沒有不同了。 對我來說,這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也許辛苦,但只要看到服務對象就業後開始展露的自信笑顏,就是最好的回饋了。 謝謝當年這些「特殊經歷」的累積,現都轉化成持續服務的養份,讓我持續在就服員的工作崗位上維持著熱誠及初衷。 堅持不難・難的是-持續堅持到底,這就是就服員的日常,看完後是讓你想加入就服員的行列?還是想打退堂鼓退出呢?